RSS订阅
站点地图
邮件服务
松江教育网
首 页 | 学校简介 | 学校管理 | 德育时空 | 教育天地 | 交流分享 | 党建工作 | 师资队伍 | 信息公开 | 家校互动 | 教学资源 | 专题网站 | 校本研修 | 学生活动 | 校园风貌 | 发言箱
 
交流与分享
 
首页  >  交流与分享  
交流与分享
 
 
教师成长首先应该幸福着——写在第31届教师节来临之际
发布日期: 2015-09-09 08:45:00

徐旦泽

自古以来,人们都在寻找幸福、体验幸福、创造幸福。时下,“幸福指数”成了衡量一个社会和谐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志。无论是作为社会人还是生命个体,教师也是追求幸福的人,许多校长已经意识到,学校不能成为“失乐园”,而应该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教师工作着,更应该幸福着。因为教师成长的前提首先是他应该幸福着。

费尔巴哈在他的《幸福论》中宣称:一切有生命和爱的动物、一切生存着的和希望生存的生物之最基本的和最原始的活动就是对幸福的追求,人的任何一种追求都是对幸福的追求。那么,幸福到底是什么呢?这里有两则报道很值得玩味。2008128日的《文汇报》报道了复旦大学针对企业高管的需求开设了人文班、国学班,3年来已吸引了近千名学员。郑召利教授介绍说:“和商学院的MBA课程或其他职业经理人培训不同,我们不言‘术’、不论‘器’,而讲授‘道’,与学员一起探寻真思想、真道理,感受人文智慧。”为什么呢?其中一位曾在美国已获得MBA学位并在华尔街打拼了几年的学员坦言:“我上人文班,是为忙碌的生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增加自己的‘幸福指数’。”2002年,经济学家卡尼曼在获诺奖后发表演说时花了3分钟极力推介华裔学者奚恺元的“幸福学”研究。我想,上述传出的信息就是以GDPCPI等经济指数反映国民幸福程度已不再成为人们的唯一追逐,人们似乎越来越感觉到,真正的幸福不是那种为财富、物欲所累的“疲倦的幸福”。幸福是一种需要的满足,更是身心愉悦的高峰体验,因此,幸福是不能单纯用财富和物质享受来衡量的。幸福是一种感觉,幸福无处不在,但幸福却又因人而异,有人获得了,有人看不到;同样的幸福境遇,却有迥异的感受,比如有的教师把教育视为人生幸福之路,有的教师却把教育看作人生“痛苦之旅”。

不同的社会角色会有不同的幸福感。英国学者霍姆斯指出:“教师是充满奉献的职业,但是不要因此而忽视我们的生活维度,特别是对于如幸福感这样的维度,忽视这些将是愚蠢的行为。”那么,教师的幸福感是什么样的呢?中国第一位“教师”孔子“诲人不倦”,“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这就是“为师”的幸福感。但今天的教师不应该是“苦行僧”、“蜡烛”、“春蚕”,作为生命体的教师应该有常人“需要满足”的幸福感;不应该只是奉献、付出、承担的“疲倦的幸福”,更不是如今“玩派”们追逐的“俗福”,而应该是一种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共同实现的满足和精神愉悦体验的“雅福”,是一种阳光般的状态。正如常州市一中殷涛老师体验的:每天,当我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向课堂走去,就仿佛踏上一段充满挑战和快乐的旅程;当我与学生在课堂上徜徉于美妙的文学殿堂,就会陶醉于那自由热烈的氛围,那一刻,世界沉寂,心灵飞升:当我打开学生的作文本,就仿佛走进了一个个缤纷的心灵花园,莞尔动容,心旷神怡……这就是一名普通教师在教育情境中升腾起的一种职业幸福感,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就是由教育责任感、教学智慧感、教学美感、教学成就感和荣誉感等交织而成的一种内在体验,有时候幸福像花儿盛开却无人识,唯有他个人自知。因此,在笔者眼里,教师的人生应该是富有而又淡泊的,有情趣而又有境界的;教师是一个心灵丰盈、精神富有的群体,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为“教育”而“活”,而不是为“活”而“教育”的。因而,多数教师的幸福诚如先哲亚里士多德说的:幸福是自身所选择的事情,它就是实现活动自身,它是自足的,是合乎德性的实践活动。拿我们的话来说,教师的幸福就是在教育教学中实现自身的价值并在学生的成长与成功中体现这种价值。在教师的内心里,唯有这种自我实现的追求得到实现后所产生的满足感才是最大的幸福。教师跟匡生、工程师、律师、科学家一样,也因在工作中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潜能、实现了自己的生命价值,找到了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确立了与社会的关系而感到无比的充实、无比的满足。这样的幸福,对唯由财富和物质的拥有而感到幸福的人来说也许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幸福。当然,教师职业特有的幸福只能在实践本真意义上的教育过程中体验到,如果一个教师迫于外在压力,只做功利的、追求结果(比如考试成绩)的教育,甚至在摧残学生,那他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职业幸福。教师的幸福又主要是体现在有意义的教育教学过程中的,在于在一种持续过程中留下“益人”的思想、人格、智慧,在于与学生的分享与交往中。这样的幸福是无形的、偶然的,时常表现为一种教育情境中的眷恋和感动,比如上了一堂好课,成功地转变了一名“双差生”,备出了一份好教案,写出了一篇好论文,甚至获得了学生们的一阵掌声、一束束鲜花、一张张贺卡……

  然而,在许多人(包括我们的一部分教师)眼里,教师似乎是一种没有幸福的职业,因为,长久以来,教师都被称呼为“蜡烛”、“春蚕”、“铺路石”、“梯子”,教师能体验到的最多是一种付出多于回报的“疲倦的幸福”。许多教师由于陷入“功利化”的教育怪圈或者对幸福的理解不同而体验不到职业幸福,也有教师仅仅把教师职业作为“谋生手段”而成为“蜡烛”,成为“教书匠”,没有了创造性、失却了智慧,自然也就体味不到教育的幸福。许多学校只是让教师工作着,累着,强调奉献、责任,关注业绩、强化考核,却忽视教师作为常人的需求,作为“生命体”的需要。

从某种意义上讲,教育的根本在于促进学生获得幸福体验,提升幸福意识,发展幸福能力。然而,很难想象,不幸福的教师能教出幸福的学生,因此,教师首先要做个幸福的人,要把自己的工作体验为“最幸福”的,要善于提升职业境界,把自己从事教育不仅仅看作是一种社会规范、一种社会责任、一种良心,更是一种幸福体验,能够超越“奉献”的一般意义并从中找到生活的充实和生命的喜悦。我想,夸美纽斯把教师看作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其中的深意是不是也在于此呢?

  那么,教师的幸福源泉又在哪里呢?笔者认为,“幸福泉”就在教师身边,关键在于每一位教师、每一所学校会不会感受幸福、把握幸福、创造幸福。犹如行者,如果只顾低头前行,把行走当作目的,而忽略了沿途的风景,自然也就不可能欣赏到风景,发现不了身边的美一样。

《文汇报》曾以《累并幸福着:新型教师享受校园幸福生活》为题报道了上海福山外国语小学的“教师生态园”景观。该校校长说:“教师的幸福感,可以从担负的工作中找到自身的价值,从教育对象学生身上找到希望的力量,从学校创设的条件中找到快乐的因子。”此话固然很有道理,但在我看来,教师的幸福先要有外部视野的“看待”,教师要能感受到外部的“善待”。比如,如今社会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越来越强,家长对自己孩子的老师越来越敬重,教师职业稳定,社会地位日益提高,这些应该是教师职业幸福的基础,也是一种受尊重的幸福。然而,随着社会对教育期望和对教师要求的日益提高,如何让教师保持幸福感还需要全社会的配合,比如在对优质教育企求日益强烈的情况下,社会如何公正地评价教师,通过支持和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来保持教师的职业幸福感至关重要。反之,如果继续逼着教师责任无边界,工作无休止,什么都求全责备,那只会削弱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教育内部,诚如上海福山外国语小学石惠新校长说的,教师的幸福感更多的来自学校这个“精神家园”。李希贵先生在诠释他所说的理想学校时说过:“理想学校的目标就是让学校里的每一名学生都能感到快乐,让每一位教师都能感到幸福。”我想,其实现实中的学校都应该有此追求。校园只有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教师才会有幸福感,才不会被外界的诱惑而心甘情愿地留下来,并充分发挥自身的价值。幸福指数应该成为学校发展水平的衡量指标。

学校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不仅要把教师视为“工作体”,更应该视为“生命体”,让教师充实着,又闲适着。目前,许多学校都在校园内设立了“咖啡吧”、“茶吧”、“健身房”等等,意在让教师的校园生活更从容、优雅。学校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还要让教师有“家”的归属感,让学校成为和谐的大“家”:让每一个教研组、备课组、年级组成为温馨的“小家”;让一个个貌合神离的教师群体成为一个个基于“共同目标、共同领导、共同学习”的团队或非正式团体(如学术沙龙、学习共同体等),在自愿合作中找到归属感和成就感。学校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更要体现人文管理,要尊重教师的专业自主,张扬个性,鼓励实现自我价值。其中,校长等学校领导善于礼贤下士,赏识每一位教师,是影响教师幸福指数的重要因素,而学校的教师评价制度是否体现尊重差异,能否促进每一位教师的发展更是关键因素。对教师来说,获得赏识和尊重远比增加一点经济收入更幸福。

幸福是个体生存状态和内在的心理体验,主要靠一个人自己的感觉;幸福又是一种能力,要靠自己在自我完善中去创造、去获得。因此,对教师来说,生存在这样一个教师经济地位并不高的社会里,首先要有积极的职业认同,认同自己作为教师在这个社会中的特定地位、特殊使命和职责,要看到“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一面,自我消除职业倦怠,要多“仰望星空”,看到美好的愿景。要有正确的自我认同和自我定位,比如悦纳自己,有自信,能体验自己存在的价值,走出职业“孤独”,体验与他人合作的快乐。同时,对自我发展目标有一个切合实际的合理定位,不至于在自我定位与现实之间产生落差从而失落幸福。其次,要让工作成为幸福之路,在与教材、课堂、学生的融合之中,创造性地汲取其中的幸福源泉,充分感受工作于其中的成就感。

随着“知识课堂”走向“生命课堂”,“课堂”也成为教师生命中的重要舞台。他会在这充满灵气的舞台上以生命唤醒生命,以人格影响人格,以智慧启迪智慧,与学生一起快乐、一起沉思、一起感动,在开放教学中一起体验、一起分享、对话,满足学生的求知,让学生成功,在此过程中,教师也就享受了课堂,享受了课堂教学,享受了幸福。

从“教教材”到“用教材”,教师能创造性地将“干瘪的”教材丰满起来,让抽象的、静态的教材灵动起来,让标准化教材个性化起来。当教材成了“我的力量”、“我的信念”的一部分时候,教师是最幸福的。

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在工作中从技能进入艺术境界时,他在工作中所享受到的幸福是惊人的,诚如观众往往从美国篮球“梦之队”球员、巴西足球球员精湛的技艺中共享着幸福。同样,当教师超越了“教书匠”的机械重复、照本宣科、填鸭灌输而走向教学艺术的境界时,他就会体验到教学智慧所带来的成就感,他就会享受到诗意的教育所创生的职业幸福感。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如果你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带来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至于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该引导每一位教师走上从事研究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是的,人的幸福来源于他的创造,如果我们的教师能摆脱专业“习惯”和“隋性”,看到自己从事的工作充满着挑战性和创新性,并自觉地走上“研究”这一充满神奇、挑战的发现之旅,那么,他就会在边实践边研究中把“问题”当作“财富”,在不断解决新问题、新困惑中生成新思路,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策略,使自己成为一个“成功教师”,体验创造的幸福。

马克思说过:“那些为最大多数人们带来幸福的人,经验赞扬他们为最幸福的人。”而我国的孟子则把“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孟子·尽心》)当作人生之三大快乐(幸福)之一,其实,教师的“雅福”也正在于这种“给予性”。经常听到教师由衷地说:当我看到我的学生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获奖证书;当我看到我的学生在进步、在成长、在走向成功,我就会感到自己的工作有价值,我为自己的成功而自豪,甚至幸福地流泪……从中,我们听到的绝不是一己之私的回报,而是要从自己学生身上看到自己付出的爱和智慧的回馈,看到自己兢兢业业劳动的成果,瞭望到自己学生将来的幸福。这样的教师也就成了“最幸福的人”。

总之,对于幸福教师来说,教育不是重复劳作,而是创造,不是谋生手段,而是生命本身,不是一味牺牲,也是享受。而学校也在提高教师的幸福指数的时候,教师就会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园;当校长给以教师职业幸福感时,教师就会和他心心相印;当社会为教师提升多少幸福度时,教师就会给予社会多少回馈;当教师自己感受幸福、把握幸福、创造幸福时,他就能幸福地成长,他就会使自己成为“最幸福的人”。

文章作者: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首 页 | 学校简介 | 学校管理 | 德育时空 | 教学天地 | 交流分享 | 党建工作 | 队伍建设 | 信息公开 | 家校互动 | 教育资源 | 专题网站 | 校本研修 | 网上休闲 | 校园风貌 | 发言箱
万博manbetx官网 © 2008 版权所有
地址:app怎么下载 邮政编码:201600
电话:021-57823397
网站访问次数: 沪教Y6-10110006号  Alexa